人间烟火的味道:书画名家张毅敏的花鸟艺术

2017-09-12 10:41:39  来源:中国书法家网

1

张毅敏,河南省新密市人,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河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全国消防文联美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河南省炎黄书画院名誉院长。原武警河南省消防总队大校、《河南消防》杂志总编辑。作品入选全国十届美展等大型展览并有获奖,不少作品被国内外美术馆、博物馆、艺术馆收藏,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实力派书画家。出版有《中原画风·国画卷——张毅敏》、《张毅敏书画集》等。

《鸟语花香》 直径50cm《鸟语花香》 直径50cm

大俗大雅张毅敏

(文/ 王幅明)写画家张毅敏,如何开笔?踌躇之间,突然想到两个字:雅与俗。作为重要的美学词汇,谈论艺术家,很难绕开。而对于张毅敏,这两个字又尤为重要。它们一直陪伴他成长,如影随行。他探索这两个字,实践这两个字,最终走向一条亦俗亦雅,形俗神雅,大俗大雅之路,进入雅俗共赏的的大境界,独具个性,卓然成家,赢得众人称道。

毅敏做人低调,为人纯朴、随和。面上,看不到艺术家们常见的“造型”,也没有所谓的“派头”,高雅是里子,隐藏在骨骼间,只有同道或异性才能感觉到。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曾经同为期刊人的身份,使笔者与毅敏有机会相识、交流。交流中发现了共同语言,一是处世态度接近,二是对艺术的热爱。因之,才有了20多年不变的交往。

一、寄情田园画展

2012年11月24日,由全国消防部队文联、河南省文联、武警河南省消防总队主办的“寄情田园·张毅敏书画作品展”在郑州升达艺术馆隆重开幕,《张毅敏书画集》同日首发。来自全省各地的数千名书画爱好者见证了这一高人气的艺术盛会。百余幅书画作品吸引了一拨又一拨观众,几天之中观众络绎不绝。这样的场面在艺术馆以往的展览中很少出现。画展好评如潮,由此奠定了张毅敏作为河南花鸟画创作优秀代表的地位。时任河南省文联主席兼美协主席的马国强即席讲话,给予画展很高评价:“毅敏的画不但具有用笔酣畅、筋骨内含、不温不火、不激不厉、造形生动传神等特点,而且意境幽邃、内蕴丰富。欣赏他的作品,你会感到是一片宁静的天地,清新的环境,祥和的氛围,鸟语花香,生机盎然。让你不知不觉中忘却了忧愁与烦恼,忘却了身外杂乱纷繁的世界,进入了内心清幽、静谧、安详的境地。”他认为张毅敏的作品让一些容易画俗的题材变得雅致,着实不易,看得出画家是下了真工夫的。画展的内容十分丰富:牡丹、芦花、荷花、鸳鸯、翠鸟、紫藤、鹌鹑、秋菊、冬梅、雄鹰、松鼠、牵牛花、南瓜、葫芦、兰竹、喜鹊、游鱼、向日葵、鱼鹰、麻雀、石榴……几乎常见的题材都被他一网打尽。真可谓紧扣画展的主题“寄情田园”。同时深深感到画家对生活的热爱和寻求自然之美的追求,寻常的花花草草,虫鱼家禽等,在他笔下活了起来,题材虽俗,但经过画家的提炼、加工、构思、创作,作品变得雅致、生动、传神。

除了花鸟,还有少量山水,多幅书法。他的书法不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画家字,而是经过长期临帖领悟后形成自家风貌的书法家的字。他属于绘画书法兼修又都有所成的书画家。画作都是精选出来的。每幅作品均有可圈可点之处,都有较高的美学品位。既有鲜明的个人风格,又有浓郁的时代气息。对古人的借鉴是明显的,但已与古人拉开了远远的距离。其中画幅最多、最受好评、具有标志性的作品,当数麻雀和石榴。他的聚焦成功了。画展之后,不少收藏家盯上了他的麻雀和石榴。一些媒体称他为“麻雀石榴王”“中国麻雀石榴画第一人”。

有感于老友的画展空前成功,笔者写了八个字相赠:画得地气,书有清风。款识:观寄情田园·张毅敏书画作品展,仿佛回到久别的故乡。

《圣洁》 直径45cm《圣洁》 直径45cm

  • 为花果、鸟雀传神

张毅敏的国画以花鸟画为主攻,之前因在消防部队做宣传工作需要,他还涉足油画、宣传画、连环画、漫画等。国画也画人物、山水。一位建筑艺术家朋友看了他的画,意味深长地说:一个画家,随着年龄的增长,需要通晓聚焦的道理。艺术像一座金字塔,塔底要大,塔顶才高,追求艺术之初学习各种门类,积累各种知识是对的,但要达到艺术的高峰,还需要聚焦。教授朋友的忠告,犹如醍醐灌顶,张毅敏顿时明白了要走的路。是啊,人的一生时间和精力都很有限,如果什么都画,可能样样都难精通。齐白石、徐悲鸿、黄冑等画家哪个不是天才?但为后人津津乐道的,还不是他们经过聚焦之后的虾、马和驴?聚焦就是要聚出看家本领,聚出与众不同,聚出传世之作。如何聚焦?受齐白石的启示“要画自己熟悉的东西,不画自己没见过的东西”,再加上友人建议,他最终选择花果鸟雀,又从中选出自己最熟悉的石榴和麻雀。艺术上有“避熟”一说。为何不选别的?比如齐白石的虾已经登峰造极,还能再去选吗?而画石榴和麻雀,历史上尚无公认的代表性画家。

张毅敏老家院子里有一棵老石榴树,至今依旧枝繁叶茂。他在石榴树下长大,与家人在石榴树下吃饭,与小伙伴们在树下做迷藏。他熟知石榴树何时发芽、何时开花、何时结果。他亲耳聆听过松鼠偷吃石榴籽的声音。他见到过麻雀啄石榴籽的情态,常常凝视石榴,用眼神与石榴对话,有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他看过许多古人和今人的石榴画,能从中挑出画中的瑕疵。他确信这些画家没有人聚焦过石榴,没有人下大功夫研究过石榴。要想成为石榴王者,仅仅熟悉自家门前的石榴树是不够的。决心既定,张毅敏开始了他的深度旅行写生。几年时间,他去全国几个主要的石榴产区,从中发现它们之中的异同。他去过山东枣庄、陕西临潼等地,去的最多的是“中国石榴之乡”郑州荥阳市河阴石榴园。石榴原产于伊朗、阿富汗等中亚地区,西汉张骞出使西域时从南疆等地带回来石榴种子,栽植于长安、临潼一带。石榴花型艳丽,籽粒漂亮爽口,深得宫廷喜爱,杨贵妃等常常赏玩,固有拜倒在石榴裙下之说。西汉以后,石榴陆续从长安引种于山东枣庄、云南蒙自、四川会理等地,形成几大产区。由于各地水土有别,驯化后的石榴品种也各具特色。山东枣庄石榴园历史悠久,是全国仅有的石榴树王之地,树龄近六百年,园内有数百年古榴400余棵。枣庄的古石榴树形状、枝干格外丰富,非常入画,毅敏常说走进园内写生就不想离开。他在多个石榴产区走访和写生后,积累了大量的创作素材,使得他画的石榴千姿百态,笑口撩人,生动传神,令观者垂涎欲滴。

寻果图 136cm×68cm寻果图 136cm×68cm

麻雀是张毅敏儿时的玩伴。他在麦场上与麻雀逗着玩,也曾用藤条筐设局捉雀。麻雀是人类的朋友,天性活泼,颇具好奇心,但又警惕性很高。整天叽叽喳喳,话语似乎很多,但能听懂麻雀心曲的人很少。张毅敏也许可以算上一个。为了近距离观察麻雀,准确表现麻雀的精神世界,张毅敏尝试养过麻雀。他将捉到的麻雀关在笼子里。令他不解的是,他喂食,麻雀并不领情。宁可饿死,也绝不进食。养不了几天就饿死了。这让张毅敏心生愧疚,对小生灵的气节肃然起敬。自由自在是麻雀天然的生存方式,破坏了这种生存方式,就等于要了它们的性命。后来,他再捉到麻雀,把玩一两天后就放飞,让它们回归天性。麻雀是喜欢群居的鸟类,深秋的蓝天上,不时会看到数百只群雀迎风飞翔。麻雀属于益鸟,是有害昆虫的克星。但它们又不客气地享用农民的粮食,因此,低标准年代,曾被当作四害之一受到大规模围剿。当今在城市生活,很难看到成群的麻雀,它们常常以个体或三三两两的小团队出现。由于它们特别机灵,一有动静就跑,很难拍照或写生。但张毅敏发现了不错的写生方式,开车到郊外,坐在车里并在车头上放些食物静待机会,有时麻雀会在车头上交头接耳,还会透过挡风玻璃与人对视。一次,他在车内连续画了几个小时的速写,记下了麻雀的各种姿势和神态。这些神态最终都铭记于心。在创作时这些精灵会瞬时飞向笔端。

《岁月如歌》136cm×68cm《岁月如歌》136cm×68cm

三、雅俗之探

2015年深秋,笔者到张毅敏位于郑州市索凌路北段的工作室造访,对他的艺术成就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是创作室,也是展室。我跟随张毅敏,观赏他展室里悬挂的部分代表作和刚画好的新作。对每一幅作品他都作了讲解,讲他如何画得既与古人不同又与今人不同。比如,石榴的籽,古人很少细致刻画裸露的;古人画麻雀也很少画群雀。他如何画出麻雀的精神境界。一幅清新扑面的荷花图,其高雅的气息让我驻足良久。还有一幅新作,是今年第一场雪后创作的《雪晴》。很少见到如此精美的雪景作品,笔墨雄厚滋润,色彩淡雅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意境静幽清远,高高雪枝上的几只寒雀天趣横生。画家自题诗云:“晨起开门雪满园,雪晴云澹日光寒。四空寂静听鸟声,一种清孤不等闲。”好一幅诗书画俱佳的佳作。

在他工作室我还看到一张他与原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的合影。他告诉我,五月下旬,贾庆林来河南考察,在郑州停留期间,他应邀和领导同志研习书画,张毅敏在短时间里画了一幅雄鸡枇杷图,得到贾庆林的高度称赞,并说比另一位已故的画鸡名家画的还好。

我们一边品茗,一边探讨他的成功之道。

成功是全方位的,技与道俱有,而居于支配地位的,是他雅俗共赏的美学观。

雅与俗,是一对既古老又弥新的话题。从美学层面理解,雅意味着纯正;俗则代表低俗。其语义本身有浓重的褒贬意味,表现出价值体系和社会群体的差异。在古人眼中,雅属于贵族的、士大夫的特权文化;俗则属于平民百姓的世俗文化。绘画上的雅俗之分,取决于画家的人格修养与审美观的高下。文人画是雅文化的代表,是中国画的主流,欣赏者只是少数文化人;民间绘画是俗文化的代表,是其支流,却拥有大众。去俗求雅应该是画家不懈的追求,可有些画家限于眼力、悟性和功底,以俗为雅,或知其俗而不能脱俗,终生只能作一个没有思想的画匠。美术史上一些大师常用雅俗共赏来弥合雅与俗的对立。能够做到雅俗共赏,被视为画家最理想的审美境界。

任伯年是晚清画坛一位杰出代表。他的作品以民间习见的题材入画,又以通俗的形式和手法表现,任伯年学习前贤的技法,但他不走“高古”一路,而以清新明艳的画风呈现。他的画通俗,但绝不是那种“低俗”或“市气”,而是俗中透雅,雅俗共赏。

《太行山楂》 180cm×96cm《太行山楂》 180cm×96cm

古人云:取法于上。张毅敏遍学古人,寻法前贤。受影响较大的画家有任伯年、吴昌硕、赵之谦、齐白石、张大千、李苦禅、郭味渠、张书旂、王雪涛等,本省则有陈天然、李自强等。他在吴昌硕身上学到洒脱、率性,也得益于吴关于书法演画法的启示。张毅敏过去也爱写字,但主要学当代人,起点不高。认识提高后,重拜古人为师,从二王、米、赵诸家中寻找出自己喜爱的名帖坚持临学。数年之后,书法艺术突飞猛进,绘画的线条质感明显,题款也能得心应手,不留遗憾。他从齐白石那里学到挖掘日常生活中的美,用以创新题材;同时牢记大师遗训“学我者死,似我者生”,不学其形,只悟其神。他学习赵之谦的厚重、大气,结构完整,色彩丰富。学习张大千的以简代繁及其精致。最终,他在任伯年身前停下,顶礼膜拜。他的花鸟画能有今天的高度,从任伯年身上受益最多。细品任伯年的画,让他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火气、浊气。选择聚焦麻雀石榴这类题材,很容易画俗。学习任伯年后,去掉了火气、浊气,增加了清气、秀气、雅气。他惊喜地发现,他的审美观与任伯年高度契合。不同的是,他要画出任伯年没有画出的内容,它们只属于张毅敏,属于这个特定的时代。他也学习当下名家,但他感到,能够与古人比肩的花鸟画家少而又少,有些人喜欢妙作,名实不符,画格明显小于古人。

大俗大雅张毅敏。

我言大俗,是指张毅敏的画接地气,来自民间,充满人间烟火的味道,受众面广,有人文情怀。他把对自然、故园的热爱倾注于笔端,让人观之亲切,受到强烈的艺术感染。大雅,则指他在构图经营和笔墨及色彩语言上的清新、雅致、大气,是文人画的继承者和创新者,个人风格鲜明,画外音颇多,有耐人品味的绵绵诗意。他的画诗、书、画俱全,且以书入画,继承了典型的文人画传统。为了达到他所追求的意境,有时将写意与工笔融为一体,或局部工笔整体写意,他称之小写意,别具一格,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在花鸟画领域,他堪称依靠苦功和悟性,将民间趣味与文人艺术完美结合,达到雅俗共赏境界而获得成功的佼佼者。

《雪情》 直径40m《雪情》 直径40m

寒冬哝语 68cm×68cm寒冬哝语 68cm×68cm


关于我们(About Us)|免责声明|广告服务|联系我们|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 中国传媒新闻网 备案号: 陕ICP备16018148号-1
手机:13621190363 座机:01087295308 邮 箱:zgchmxww@163.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创客小镇,编辑部:西安市碑林区安东街8号二楼012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