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传媒新闻网 投稿邮箱:zgchmxww@163.com

天水甘谷县为扩建水泥厂实施强制拆迁致30多户村民住危房数年彻夜难眠

2017-11-16  来源:中国法制西部网
更多

   中国法制西部网讯:近日本网接到甘肃天水甘谷县武家河乡武家湾村30多户村民的投诉,他们投诉称,2009年,甘谷县政府及武家河乡政府为祁连山水泥厂将武家湾村强行拆除和搬迁,在村民以为自己住进“新农村”的时候,新建的安置房屋多处漏水及塌陷,村民们备受煎熬达八年之久,还有部分老人以承受不住突来的灾难卧床不起,他们多次向政府相关部门投诉均无果。致使30多户村民住不断塌陷的房屋彻夜难眠,再加上耕地被破坏,他们将面临生活的窘境。2013年天水当地媒体采访,目睹了整个村的现状,各级政府相互推诿,无人愿意承担责任,住建局表示要调查此事,但事过四年,村民仍然住着不断塌陷的危房,有的甚至有家不敢回。他们祈求政府能给他们一个安全的住所,能给他们一个安稳的生活。不知当初为何为了一个水泥厂要动用整个村庄?为何盖的不断塌陷的危房政府却说是验收通过的?如今30多户人的安危和安稳谁来负责?本网将继续关注和跟踪报道,望天水市甘谷县政府给这些有家不敢回,无耕种土地和生活来源的村民一个说法。

尊敬的中国法制西部网编辑部:
我们是甘肃省甘谷县武家河镇武家河村六组武家湾村民。2009年由于祁连山水泥厂开采石灰石将我整村搬迁。当时搬迁村民政局34户,160余人,征地400余亩破坏我们年产5一6百元经营四十余年的核桃树20多棵,只赔偿500元。破坏年产100多元的杏树200多棵,每棵只赔偿五十元。破坏生态环境1000余亩,由乡政府付书记李文定主持。2009年10月份左右把我们村民赶出老宅,给我们一户一个单帐篷住在武家河下窑组大路边。直到第二年10月份左右搬进新农村,有60岁以上的六七个老人经过零下十几度的寒冷冬天30几度的炎热天得的重病至今未於。现有许多不公平的搬迁过程给村民造成不良的后果,村民难以生活和居住,村民向当地政府及多部门求助,望政府解决,还我村民一個安稳住处,让我村村民能实现党中央习主席脱贫致富政策。

一;我们搬迁时在无任何搬迁資金没有兑现的情况下,祁连山施工机械强行进入我村,我村村民阻止时,政府部門叫的派出所所长马继周给我村民施压。祁连山开工时有县乡两级政府,公安部门刑警队,派出所等100多人强制施压,强制施工。我村村民无能为力,只能同意搬迁。

二;我们的土地平均每亩按照一万元补偿,村民得到的钱只能生活三到五年。当时县政府给我们村民答应了以底保金给我们生活补助,现在部分戶的取消了,没取消的整个下将一半多,村民面对生活困难。村民请求:要不想方补地,要不将祁连山矿区所有地面覆盖五十公分以上,把现在的车路化给我村,我村村民继续耕种,给生活有所保障。
   三:我们的安置区当时政府李文定给我们说由勘察队勘察过,地质沒問題,档案在乡政府,工程质量也有所保障,有问题找政府部門。于是我们在2011年年底就住进了新农村。

第二年村民发现房屋漏水,上报政府,政府叫来防水工人,把沥青在房屋顶部缝刷了一下,总共还没有用完25公斤沥青,没过几天就开始漏水。2013年房屋开始裂缝,护坡倒塌。村民不断向乡政府反映但始终没人管。直到2014年靠路边的护坡整个坍塌。边上的3户人家院墙和房屋倒塌。政府只修了护坡,答应倒塌房屋和慌墙的农户自己维修,修好后给六万元。但是修好后,一户的没有给,一户的只给了一万元,另一户现在还未处理。在村民反应无果的情况下村民叫来了天水报记者,搜百度天天天水甘谷武家河家家戶戶房屋裂縫责任该谁承担可见。记者上报后,政府查看过我们的房屋并没有说房后维修的事,光追究谁叫来的记者。至今没人过问。现在我们才知道房屋修建在滑坡地带,据张建红给记者的答复是大部分资金是祁连山水泥厂出的,少部分是县乡两级政府出的,那么百姓每户出的两万三千元去了那里,每户人家都有灾后重建项目钱都去了那里,2001年每户门上挂了易地扶贫搬迁户又是怎么回事。望有关部门明察,给我村民一个说法。由于家家户户房屋裂缝严重的几戶无法维修(如武想定,武随定。武田余,武银成,武银顺等几户)都是基础下沉,主休差位倾斜等,根本无法维修,现村民请求要么搬迁要么重建。

四,政府给我村化坟地在武家堡村的杨窝坑,村民都在种菜,路在30米左右的旋崖上,村民来去都冒险。望政府出面处理,将路面改在地靠上,加宽到两米五以上。2015年农电改造时武家河所有线路都改了,就我村的没人管,现在有些电杆歪
斜,有些电杆分化,存在着危险,望极时处理。
                                 求助人:武银成,武随义,武想军等三十一人。
                                                      2017年11月13日

以下是2013年天水当地媒体的报道实况:
整村搬迁入住新房
4年后相继出现裂缝
2月11日,记者来到了甘谷县武家河乡武家河村,刚进村,村民们便纷纷围了上来,争相要求记者到自己家里去查看。听完村民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讲述,记者了解到,这里的村民以前住在武家河对面山上的武家湾村,后来因为甘谷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要到村子附近采矿,在甘谷县政府和武家河乡政府的组织下,全村于2009年进行了整体搬迁。
刚搬迁的时候,因新房还没建好,村民就住在帐篷里,直到2010年农历腊月才住上了新房。新房分四排建在一斜坡上,全村31户搬迁后,也就成了现在的武家河村。入住后,看到便利的交通,崭新的房屋,建好的沼气,村民们沉浸在喜悦中。
然而,幸福的日子没过几年,2013年8月,部分村民的房子墙体出现了裂口,起初,他们以为是房子干燥后的收缩裂缝,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裂缝越来越大,涉及的农户也越来越多。
村民家的院墙、大门门框、院子路面甚至村里的硬化路等,都出现了宽窄不一的裂缝。村民们这下慌了起来,晚上不敢睡觉,白天不敢长时间待在屋子里,整天提心吊胆的,备受煎熬。

现场调查:
全村房屋裂缝严重
三户人房屋已倒塌
随后,记者进行了实地查看。记者首先来到住在第二排的武随定家,在他家厨房和西北角处小房子之间的墙上,记者看到有一条宽约10厘米的裂缝;在小房子里,四面的墙上均有宽度不等的裂缝,墙上贴着的一张画也随着墙体的开裂被撕扯错位;在其客房,窗框上方、挂历后面都有裂缝。
走出武随定家,记者又来到第三排的一位村民家中。刚一进门记者就看到,他家院子北边整体下沉,门前的台阶和相连的墙体错位,因为门框变形导致大门合不上。房主武先生告诉记者,去年3月份,他家墙上贴的瓷砖也因为墙体裂缝而大块大块地掉落。
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村子第四排院落的后面。院落和房后的护坡之间有一条小巷道,巷道里石头随处可见。村民告诉记者,这石头正是上方的护坡垮塌下来掉在路上的。指着一堆码放整齐的石头,村民们说,每逢下雨,这护坡就会往下滑,砌起的石头也随之垮塌下来堵塞了房后的排水渠,为了防止积水淹泡房屋,护坡每坍塌一次,村民们就会及时将石头清理出来并码放在一起。
“我们村,不但家家户户房子有裂缝,还有三家的房子已经塌了。”走访中,几位村民说,他们村有三户人家,因为裂缝太严重,房屋已经倒塌,但坍塌现场已经被清理。
为了证实这一情况,记者联系了房子坍塌的村民武宝文。武宝文很快赶到,他说,他家住在第一排,房子倒塌后,他正在盖新房。在武宝文家正在重建新房的地方,记者看到,院墙只砌起了一半,院子里堆满了建筑垃圾,他说,这次盖的新房是他自己设计并修建的,和村里其他村民房子的结构都不一样。“房子塌了的还有两家,都和我儿子家一样,住在第一排。”说起房子倒塌的事情,武宝文的父亲回忆说,大概在2013年6月份,儿子武宝文眼看自家的房子裂缝越来越大,晚上吓得不敢睡觉,便全家都搬到了他家居住。结果,儿子一家搬出来没多久,房子就倒塌了。“现在重新修建的房子,政府补贴了10000元,但这些钱要修一个院子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没钱买材料,现在只好停了工。”武宝文无奈地说。

采访中,记者随机走访了该村四排院落的10多户人家,所到之处,没有一家是没有裂缝的。记者还发现,房子的裂缝正如村民所说的那样,从第一排到第四排裂口逐渐严重。不仅如此,村里的所有硬化水泥村路也出现裂口、断层。
对出现房屋裂缝、护坡滑坡、村路裂口等现象的原因,村民们猜测说,是当初房子建在斜坡上、选址不当造成的。
从武家河村出来,记者来到甘谷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了解情况,当记者说明来意后,公司总经理只一句“村民集体搬迁是政府的事情,这和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便不愿再说什么。
武家河乡政府:
房子产权归个人所有
裂缝由村民自己维修
记者又来到武家河乡政府,纪委副书记马国梁在接受采访时说:“武家河的一些村民曾向乡政府反映过他们村子四周的护坡塌陷,我们也曾到现场查看过,发现情况并没有村民说的那么严重。由于只是说护坡塌陷,在查看过程中,我们也就没有入户调查,所以村民房屋裂缝的情况并不清楚。”面对马副书记不知情的答复,记者便将自己调查所见以及拍摄的照片向他做了详细介绍和展示。看完后,马副书记告诉记者,现在乡上的书记和乡长,一个去外地学习,一个去县上开会,等他们回来商量后,才能给记者做进一步的答复。
2月12日上午,甘谷县武家河乡乡长张建宏主动与记者取得联系,他说:“因为甘谷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采矿,于是县乡两级政府在2009年,组织了当时叫‘武家湾村’的村民整体搬迁。在搬迁的过程中,由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乡政府和和村民代表共同参与了选址。修建的过程中,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出了大部分的资金,少部分资金则由县乡两级政府承担。2010年入住后,由于村子自身对房屋的日常管理不重视,村路和院子没有硬化,每逢下雨,就会有大量的雨水渗入地下,致使村子靠马路的护坡和村子最北边的护坡塌陷。去年,乡政府利用项目出资68万元,对靠马路的护坡进行了重建。现在村民房子出现裂缝,主要原因是雨水渗入过多所致。针对这个情况,乡政府会联系甘谷祁连山水泥有限公司,协商由他们解决资金再建护坡,防止护坡下滑的同时,在房子周围栽种树木防止水土流失。此外,还要重建村子里的排水渠,防止雨水下渗。近期,乡政府将派人进行实地考察,一方面检测裂缝是否有变宽的现象,一方面将情况如实向甘谷县国土局上报。”

采访的最后,张乡长告诉记者:“我们会和村民见面,明确责任,由于房子的产权归个人所有,所以房子裂缝只能由村民自己维修。”

律师观点:
安置单位应负主责
并查找裂缝原因

房屋出现裂缝,是否像张乡长说的那样,责任应该由村民自己负责?为此,记者采访了天秦律师事务所律师尹泽龙,尹律师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分析说,武家河村整村搬迁,首先应该按照当初的安置协议,明确安置单位和负责房屋修建的施工单位即承建单位;其次,安置单位应邀请相关鉴定部门找到房屋裂缝的真正原因,如果是工程质量问题,那么安置单位负主要责任,然后安置单位再找承建单位追究责任。如果像村民所说的那样,裂缝系房屋建在滑坡地带导致,那就和房屋质量没关系,只能说明当初村子重建时选址并不适宜居住,安置单位应负主要责任,参与选址的其他单位负连带责任。如果原因如武家河乡乡长说的那样,房屋裂缝系雨水渗入过多所致,说明工程质量有问题,那么村民自身是没有责任的,还是应由安置单位负责,然后安置单位再找承建单位追究责任。

甘谷县住建局:
将责令相关单位调查
并对工程质量做鉴定
甘谷县住建局建筑工程质量管理监督站甄站长就此事答复说:“武家河村全村房子出现裂缝,我们没有收到相关情况反映。接下来,我们会责令施工单位和相关参与单位出面调查,如果问题严重,承建单位须邀请有资质的鉴定部门,对工程质量进行鉴定,我们会根据鉴定结果,明确责任。”
  通过当地媒体的报道来看,村民反映的情况是属实的,这么多村民的人身安全和生产生活均受到了威胁,还希望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















关于我们(About Us)|免责声明|广告服务|联系我们|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 中国传媒新闻网
手机:13621190363 座机:01087295308 邮 箱:zgchmxww@163.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创客小镇,编辑部:西安市碑林区安东街8号二楼012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