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传媒新闻网 投稿邮箱:zgchmxww@163.com

府谷县检察院以职务侵占罪起诉王怀兵证据不足

2017-09-11  来源:中国法制西部网
更多

中国法制西部网讯(李维新 吴嘉悦)我叫王月玲,是农行府谷支行职工。2015年5月25日,我丈夫王怀兵因合伙人勾结公安机关个别人陷害,被府谷县公安局拘押,指控涉嫌诈骗和职务侵占罪,同年6月5日被府谷县检察院批捕,现已关押两年多,法院开庭没有定论,要求检察机关补充调查也没有结果。经过陕西富能律师事务所律师调查,其明显证据不足,存在违法办案,严重侵害了公民的合法权利。
    在王怀兵是否利用“职务之便”、是否为“公司财物”这两个事关罪与非罪的问题上,仅凭利害关系人的言词证据,而言词证据却是采取“诱供”和“引诱”的方式收集,案卷中比比皆是;而且,侦查机关并非依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全面、客观地收集犯罪嫌疑人的各种证据,而是仅收集有罪证据,对无罪的证据不予收集。起诉书依照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主要依据了有利害关系的言词证据,而排除了证明案件事实的书面证据,有罪指控不能令人信服。指控王怀兵“虚拟了王志勇的名字给陈义林打借条借鼎泰公司1000万元未还,是职务侵占罪”。这样的指控根本不能成立,因为这是双方共同形成默契的“借名借款”。王怀兵借王志勇之名借款是因为:王怀兵以前借款1000万元未还;银行规定职工不能参与民间借贷。在此情况下,经董事长李维斌、会计陈义林同意(有证言),以“王志勇”借款之名,行王怀兵借款之实。
    指控“王怀兵抵顶拓文川的200万元借款不还”构成职务侵占罪。这是合同法规定的债务主体的转移,且经过了债权人同意,是有效的民事法律行为,而不是职务侵占。指控“王怀兵侵占白德彪260万元的借款及其利息”为职务侵占罪,更是不能成立。2011年5月4日,白德彪向王怀兵借款,王怀兵介绍给陈义林,陈将260万元转给白德彪,白未给陈义林写借条,陈义林自己写了借条,借款人是白德彪,王怀兵是保证人。指控“张锐向陈义林借的50万元,后本息合计61万元被王怀兵侵占”,构成职务侵占罪。2012年2月14日,张锐向陈义林借款50万元,而非向鼎泰公司借款。借条中明确写明,为向陈义林借款。指控王怀兵“利用职务之便”不能成立。公司开办之初,李维斌口头说过王怀兵负责公司日常业务和借贷业务。但实际情况是,因个别人的操控,公司的贷款业务没有按国家的管理制度和贷款流程、操作规范进行,形成了个人的民间借贷。
    以“公司财物”指控,缺乏依据,事实不清。依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在无法证明或证据不足或 “合理怀疑不能排除”的情况下,涉案资金是否为“公司财物”、是否利用“职务之便”,应当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解释和认定。 侦查程序严重违法,公诉机关不能证明收集证据的合法性,应以非法证据对待。本案所有证据均由公安局的临时工贾智渊、杨金刚办理,而所有证据上侦查人员都是刘淼和刘保宏,且没有这两个人的签字。辩护人在开庭前书面提出非法证据排除,开庭时,合议庭要求公诉人提供收集证据的视频资料,而公诉人没有提供。因此,本案收集证据的程序违法,公诉机关不能证明证据的合法性,不能作为定罪的依据。侦查机关、公诉机关不能全面、客观地收集证据。只收集有罪证据,而不收集本案中大量的无罪证据;而且用诱导性问话收集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对公司账务的司法鉴定也只提供借款收据、打款单这些对司法鉴定没有意义的证据。开庭时,合议庭要求提供公司账务,公诉机关也一直没有提供。从以上可以看出,府谷县公安、检察机关在办理此案中明显存在违法,致使我丈夫无辜关押两年之久,至今既不判决,也不给个说法,其身心遭受严重伤害。为此,希望上级有关部门和领导关注,督促府谷县有关部门依法办案,早日还我丈夫清白。

关于我们(About Us)|免责声明|广告服务|联系我们|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 中国传媒新闻网 备案号: 陕ICP备16018148号-1
手机:13621190363 座机:01087295308 邮 箱:zgchmxww@163.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创客小镇,编辑部:西安市碑林区安东街8号二楼012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