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农民书法家刘高兴老师

2017-12-25 14:10:40  来源:中国传媒新闻网

   中国传媒新闻网讯(张国强)陕西省丹凤县棣花古镇是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的故乡,到棣花古镇旅游的朋友,都是慕名而来的。与贾平凹故事有关的刘高兴家却是游客朋友们非去不可的地方,他就是贾先生的发小兼同学刘高兴老师,高兴原名刘书祯。黝黑的脸庞,小眼睛、瘦高个、憨厚的笑容,粗糙的双手,简单朴素的衣着……站在你面前的刘高兴老师,怎么也无法跟“书法家”这个称谓联系起来。但这双粗糙的手一旦握起了毛笔,就仿佛变成另外一个模样,铁书银钩,铿锵有力,一幅小巧丰满,体势劲秀,笔饱墨酣,既有古意又有个人特点风格的书法作品一气呵成,令游人赞叹不已。如果读过贾平凹先生的《秦腔》、《高兴》小说书中的书祯就是刘高兴老师的原型人物。贾先生为刘高兴书写了哥俩好,也印证了两人的兄弟般的深厚感情。据平凹先生描写和小时候的高兴:“我们一起长大的。小时候,我并不热惦他,他头发有些卷,鼻孔里老流着黄涕,但我崇拜他大。我们那儿把父亲都叫大,因为他大不是贾族人,叫叔前边要加上名字,就叫五林叔。五林叔不识字,但出口成章,能背戏本子,能讲三国和岳飞大战朱仙镇。尤其一米八的个头,在骂老婆时候,要盘脚搭手坐在蒲团上,骂的没有火气,却极尽挖苦,妙语连珠,像是在说单口相声……”春耕秋收时节,他是位地地道道的农民;农闲的茶余饭后,他是位名副其实的书法家。老年大学校长崔学民老师用一副对联如此写道:“棣花清风一条街,平凹高兴两个人”凡来古镇旅游的朋友,听着刘高兴老师谝和贾平凹先生小时候的陈年往事,欣赏他的书法,阅读他写的《我和平凹》,正应了那句话“到棣花古镇旅游,没遇见刘高兴,等于白来”。
   书法昨天的实用功能,已被今天的电脑和印刷术所取代,但作为一种审美载体和国粹,却被众多的国人所喜爱,书法家刘高兴老师就是喜爱者和实践者之一。“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清代著名文学家蒲松龄撰的自勉联,用来概括农民书法家刘高兴老师的成功经历再恰当不过。刘高兴老师生于1951年丹凤棣花镇,自幼酷爱书法,农民家庭。在和平凹先生一起上小学时,就用毛笔练习书写大楷字,那时候不说书法,而叫字写的好坏,他们的语文教师吕彦秀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在1971年刘高兴老师当了兵,在部队,当班长做饭,一有空闲时间和班里的战友们拿毛笔一个字或一段话练习,最后由大家讲评谁写字的好坏。从部队复员后,他给县委食堂做饭,买了纸和笔,有人打饭就工作,沒人时练习写字,久而久之,也有长进,后到西安打工,成为第一代中国农民工,白天给人送煤、拾破烂赚钱养家糊口,晚上或天明睡不着觉就時取笔在废报上练习书法字。日子虽然过的很艰辛,但从未中断临习“颜赵之神意”,“欧柳之神骨”,“二王之神韵”……博采诸家风范之碑帖,师古不泥,积极创新,自成特色。最困难的时候没钱买纸墨,他就拿树枝沾水在地上写字。回忆起刘高兴老师学习书法写作之路时,贾平凹先生写道:“这期间,刘高兴又来过几次,他真是个奇怪的人,他看我平日弄些书画玩的,他竟也买了笔墨在旧报纸上写起了书法,就一张一张挂在他的租住的屋里。更令我吃惊的是他知道了我以他为原型写这本书,他也开始了要为我写三万字的故事……”面对高兴老师学习书法和《我和平凹》一书的艰辛创作历程,作家贾平凹先生说了这样一段话:“刘高兴,如果三十多年前你上了大学留在西安,你绝对是比我好几倍的作家。如果我去当兵回到农村,我现在即便也进城拾破烂,我拾不过你,也不会有你这样的快活和幽默。”刘高兴老师的书法作品不仅仅表现在“大” 字上,“大”字之外,更多的是体现在博大恢宏,静穆雄健、圆浑威严、古拙质朴、伟岸凝重、突兀峥嵘等主要特征上。他的榜书不是诗,却充满了诗的激情;不是画,却具有美感;不是舞,却包含着美的舞姿;不是歌,却处处回荡着美妙的旋律!就刘高兴老师书法作品的用墨、章法布局来看,可谓心平气和、大巧若拙、尽情尽兴、兴到笔随、随意浑洒。他持墨挥毫,如于无人之境放歌,所有的功力、情感,都在这一刻走向了纯粹。然而,这一切并非“与生俱来”,他也是从“无我”的临摹到“有我”的出帖再到以“无我”体现“有我”这一传统路径走过来的!东坡曰:“作字之法,识浅,学不足,终不能妙。”书法家的“识”与“学”,决定着书法的品位。刘老师的书法之所以能达到现在的艺术水平,正是在这两方面下了功夫的缘故。57岁那年,刘高兴老师深知自己只有初中文化功底差,就参加了西安文理学院举办的“新市民大学培训班”,主攻文学兼修营销课程,为此《华商报》、《知音》、《瞭望周刊》、《青年文摘》等曾作过报道!贾平凹先生一次和刘高兴老师叙旧是曾动情地对高兴说道:“别看我现在是作家你是农民,其实骨子里我们就是农村这根苦瓜秧子上结出的两个苦瓜蛋子,只不过我们这一辈子都要努力苦中作乐……”。
   2014年棣花古镇旅游开发,伴随着刘高兴老师年岁增高,就回到家乡,一边靠用毛笔签名卖《我和平凹》一书 ,一边给游客写字卖字留念为生计,无人时就加强练习怀素的狂草和毛体毛笔书法。近年来,刘高兴老师的书法知名度逐年攀升,他的书法的作品也渐渐成了“宝贝”!由于他的字写得好,每逢红白喜事或春节时期,他都为村民免费书写春联。就这样慢慢练就的一手好字让他成为远近闻名的“书法家”。 如今 “刘高兴现在可是棣花镇的名人,开门家中坐,游客寻上门。他写的《我和贾平凹》书一本售价50元,他的书法作品一幅最高要卖500元……”刘高兴先生在首次征文寄语说得好:“高兴名字叫高兴,人也高兴,只要大家高兴,我就高兴、高兴就好、高兴就嫽、能得到众多文学朋友的喜爱,才真正高兴……高兴是个农民,是个文学土八路,的确没有什么了不起,但能给大家带来快乐才是真的高兴!”苏轼曰:“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诗书气自华”。在当今尘嚣烦躁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里,刘老师却甘于清贫乐道,粗茶淡饭,质朴无华,在他简陋的书法室里,默默耕耘着他书诗事业,恪守着酒香不怕巷子深的信念,以书传道,以诗会友,以诚待友的人生信条有网友评价:写这样的字的人,即使没有名气,也应该被人尊重。他这是用心在写,没有一丝哗众取宠。我们应该向他学习,我们应该尊重他,这才是我们书法应该达到和应该努力的方向!因字好品正,故向刘高兴老师求字者络绎不绝。虽贴了纸墨,劳了精神,但他仍喜得好像弥勒佛,道:“钱算什么?看得重了是命;看得轻了是纸。只要朋友高兴喜欢,比啥都重要!”他还告诉笔者:“不能让時间白白流过,立志在过几年后自己举办一个狂草和毛体的書法展……”一个地道的农民书法家,一手扛锄头、一手握毛笔,在繁重的农忙之余自学书法,潜心创作,他的作品洋溢着泥土芳香和田园气息,流露着对新农村建设的赞美和对美好生活的热爱和向往,展示了新时代一个新型农民的真正风采。

1.png2.png3.png4.png5.png6.png7.png8.png9.png10.png

责编:吴嘉悦

关于我们(About Us)|免责声明|广告服务|联系我们|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 中国传媒新闻网
手机:13621190363 座机:01087295308 邮 箱:zgchmxww@163.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创客小镇,编辑部:西安市碑林区安东街8号二楼012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