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传媒新闻网 投稿邮箱:zgchmxww@163.com

患者质疑:诊断“内侧”,手术“外侧”;鉴定“不实”,判决“败诉”

2017-12-27  来源:中国传媒新闻网
更多

    12月21日,凛冽寒风里的南京街头,左手肌肉萎缩的范明柱着拐杖,行走困难地前往相关部门拍照取证,他要继续讨说法。孤零零的背影,在这个落叶飘零的萧瑟冬季,显得十分凄楚悲凉。

现今40出头的南京人范明,原本有着一个幸福温馨的小家庭:自己工作稳定,妻子贤惠能干,儿子活泼可爱。可是前几年的一场意外,使他至今苦不堪言。

南京市第一医院,是一所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

桂某,男,骨科主任医师,教授,有着许多荣誉与头衔。

这位供职于上述医院的专家,因为一场8年前的手术,导致患者将医院起诉到了法院,两级法院最终认为“不构成医疗事故”,但是判决医院给付患者3万元。

一位当时34岁,原本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因为骑车摔倒后的一台手术,改变了人生和命运,变成了一个虚弱不堪的病号——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这样的遭遇,都是十分不幸和令人同情的。

\

车祸后,“小手术”引发大纠纷

时光回溯到2009年3月19日,范明在诉状里回忆到:这天因骑助力车摔倒,车子压到他左膝关节内侧上,下午感觉左膝关节内侧肿胀疼痛,就到东南大学下属的中大医院拍了X光片,显示骨头没有问题。

范明称:然而,此后肿胀疼痛感并没有消除。4月,他到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骨科治疗,经诊断为左膝关节内侧半月板后角变性(Ⅱ度),6月诊断为创伤性滑膜炎,又在该院治疗并复查后,情况没有恶化并且有些缓解。

因症状无法完全消除,他又到鼓楼医院就诊,并到南京市第一医院南院做康复治疗,经该院南院医生推荐了桂某。

“后来找南京市第一医院骨科专家桂某就诊,并于9月16日进行拍片MRI,第一医院医生(包括此前的多家医院专家)诊断均为左膝关节内侧,桂某建议做关节镜手术治疗。10月12日,桂某给我做了手术后,术后几天,我发现首次下床站立时立即摔倒,发现左腿不能直立,向前晃动很厉害。”范明如是描述。

范明说:自己就向查房医生(桂某助手)提出疑问,他说“有疑问可以调取手术录像”,此话有同室病友听到。术后未出院时候的影像报告显示:“左膝关节间隙略狭窄,诊断为左膝关节轻度退变”。出院后发现,出院记录是外侧半月板成形术及内侧滑膜皱襞切除术。

为何与术前“内侧半月板”的诊断完全不同?医方称是“手术后见外侧半月板体部不规则破裂”,此后的医学会鉴定结论称:南京军区总院在术前的检查显示,左膝外侧半月板体部见斑点状长异常信号,考虑外侧半月板有撕裂可能。而9月16日的MRI检查显示:外侧半月板信号未见明显异常。

\

范明说,2009年3月、4月、6月和9月16日,均有影像检查,左膝关节症状没有恶化,10月12日手术,18日未出院就症断出“左膝关节轻度退变”,并且术后在军总、鼓楼、省人医等多家医院的诊断出现:髌下脂肪垫、前交叉韧带、外侧半月板前角等多处关键组织被损伤、破坏、稍变小,髌骨软骨病、外侧半月板体部撕裂、关节退变等字眼。

“而手术记录有:“见外侧半月板体部不规则破裂,内侧滑膜皱襞,余结构未见明显异常”。术后不久却出现双髋、双膝、胸肋、腰、背等多关节问题及脊柱侧弯,以上我反映的症状在多家医院过往病史中,均会出现“左膝关节镜术后”的字眼。”他说。

\

他认为,医生没有依据诊疗规范、指南和相关法规采取非手术治疗方案,随意违规把“全麻下实施关节镜检查”, “风险高、过程复杂、技术难度大”的四级重大手术,作为检查诊断手段,并且手术存在原则性失误“内侧开外侧”,术后在术前诊断和实际手术明显不符的情况下,故意隐匿录像这一电子病历。

“故意隐瞒髌下脂肪垫、前交叉韧带、外侧半月板前角红区等多处关键组织被损伤、破坏、变小的手术操作失误,误导我进行错误的康复活动,这些行为造成了严重后果。”范明说。

经和医方交涉无果后,他一纸诉状,将医院起诉到了南京市秦淮区法院,希望能还原事实真相并得到公平公正的判决。

对于此事,医院方面称:医生实施的诊疗行为符合医疗规范,未给范明造成不良后果。

\

医患双方不服判决俱上诉

案件审理过程中,法院委托南京医学会进行鉴定,2014年4月,南京医学会出具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为:不构成医疗事故。

范明不服该鉴定结果,他认为:1、鉴定专家存在“篡改”行为:诊疗指南称,MRI是唯一可确定半月板损伤的“无创” 检查方法,原则为尽量以姑息,“无创”方法治疗;而专家以“有创伤”的膝关节镜检查作为“诊断”金标准。2、中华医学会的操作规范中,术前需要询问“打软”等表现,而鉴定报告称是术后常见症状。3、术后多家医院诊断外侧半月板前角与术前稍变小,鉴定报告称:较前影像学所示,无明显差异。

范明又申请江苏省医学会进行重新鉴定。

范明称,桂某在范明向法庭递交的与桂某谈话的视频录像中,在省、市两级鉴定时表示没有:髌下脂肪垫,前交叉韧带、外侧半月板前角红区等多处关键组织被损伤、破坏、稍变小,软骨磨损等影像学客观存在的事实。

范明称:2015年10月,江苏省医学会的鉴定书给予确认,但冠予:误伤、妨碍视野、可部分切除、修整成正常形态、二次撕裂等字眼。把诊疗指南中明文规定的“尽量姑息、“无”创、尽量保留半月板”,更改为:尽量姑息、“微”创、尽量保留半月板。对于术后几天尚未出院的左膝关节退变,以及后续关节退变,解释为主要是人体自然退变及左膝损伤所致。

虽然最终的鉴定结论也是“不属于医疗事故”,但是这份鉴定书指出了医生的3点过错行为:医方未能尊重原告的知情权,告知欠充分;病历书写欠规范;所切取的组织未送病理检查。

此后范明申请要求委托中华医学会进行重新鉴定,没有被法院允许。

法院在驳回范明的其他诉讼请求的同时,认为:从公平合理的角度出发,本院酌情判决被告对原告因其过错行为所导致的精神伤害承担一定的补偿责任,酌定为补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

原被告双方,对此判决都不服,都提起了上诉。

范明方面称:根据操作规范,规定有录像显像系统,相关法规也规定住院病历应由机构“完整”保存30年,包括影像等,一审出庭的证人证言也证明有录像的存在,并且省医学会已暂停鉴定要求医方提供完整电子病历,医方没有提供,应当推定其存在过错;他的病情不需要手术,并且内侧开外侧,因此手术同意书是无效的。

第一医院称,一审法院认定院方在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属于事实认定错误;此种手术没有必须录像的规定,而且已经提供了照片;医方向患者交代了手术并发症和风险,没有侵犯知情权和选择权。

最终,南京市中级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为维权而离婚令人心酸

二审结束后,对法院判决和医学会鉴定不满的范明,向许多地方寄发了《举报信》,还前往北京上访。

他对整个案件处理过程,提出了几点疑问:

一审法院的收费发票是2012年3月,而卷宗上的收案日期为2013年8月,立案审批表显示是“补齐日期”,两者相差一年多;

他说:在他不知情未同意的情形下,后由第三方通知鉴定项目已被一审法院发公函更改,起先同意的他,在回家冷静考虑后,还是坚持了原先的决定,他质疑法院没有他的书面同意,有无权力更改;

在省医学会依据相关法规发函要求法院,向医院索要本该完整保存30年的电子病历时,并且暂停了鉴定,法院在医院声称没有录像情况下,发函医学会进行鉴定,医学会通知了范明,庭审中的范明方认为,以不客观的“镜下所见”为依据判断手术,不公平不公正。

范明说,在一审中,省医学会专家组组长、镇江滨江医院骨科主任徐某,当庭质证时,他提出:1、按规定在影像学上本该由“冠状面”才能诊断的“术前”外侧半月板“体部”损伤的症状,“鉴定报告”中却标注在“矢状面”上。范明称,双方当庭以影像资料对质,并且推翻术前外侧半月板症状;2、“滑膜皱襞综合症”在影像学上,会显示“眉毛症”,为何术前几次影像资料均未显示。

他称,当时亲眼看到书记员把“眉毛症”记录在案,庭审后向法官索要笔录被拒,上诉到中院调阅时,发现已消失,具体有庭审录像为证。感觉一审庭审笔录被更改,向二审法院提出后,二审法官建议他向有关部门反映;

相关法律规定,医疗纠纷案件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在医院拿不出全部证据的情形下进行鉴定,范明被判决不利,他感觉很气愤,

“我恨:本该有着父母心的医者,却连道德底线的诚信都做不到。我气:一件按法律、法规和常理不难判断的事,却被搞的面目全非。我本来在上市公司工作,有十分不错的经济来源。术前明显缓解的“内侧”疼痛,变成术后至今,只要短途行走就会持续出现的“外侧”疼痛,时常夜不能眠,无法正常参加工作,单位每月只支付几百元生活费,根本无力负担当前的治疗、护理费用,更别说后续出现关节置换所反复产生的庞大费用。40多岁,本该上敬老、下养小的年龄……,谁该对我的厄运负责?”范明每天不但要承受肉体上的痛苦,更多的是经济上、精神上的负担和压力。

今年10月,范明为了能够专心维权,不影响家人,十分不忍地和妻子办了离婚手续。

范明的反映的上述每一个细节,是否完全属实?医院在此案中,到底有无他质疑的过错?法院是否真的,如他所指的枉法裁判?笔者因为没有相关专业知识,不能作出定论,于是根据他的叙述整理出本文。关心该案件的群众,在此希望医院、医学会和法院能够做出积极回应,澄清事实、说明真相,有理有据地回应范明方面的质疑。

在十九大全面依法治国大背景下,社会公众希望有关部门,从贯彻中央依法治国,维护平等、公正、法治、诚信的核心价值观角度,能够再次重视此案,给出一个最终的公平公正结论。

关于我们(About Us)|免责声明|广告服务|联系我们|人才招聘|

版权所有: 中国传媒新闻网
手机:13621190363 座机:01087295308 邮 箱:zgchmxww@163.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创客小镇,编辑部:西安市碑林区安东街8号二楼012室